秋山棠
Aqua六音/Uccello楚流天
POT-G10中心/KHR-里风/KNB-紫原敦中心
cp观跟文风一样清奇和多元
关注需谨慎

依旧是给剧组群打广告加存戏

#墓#
#生前及私设捏造注意##依旧长戏刷屏预警##气是什么我不知道文笔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远处天边是大片大片灿烂的红色,地平线被落日余晖染成模糊不清的金。初春的空气还带些寒意,太阳已经重新离开南回归线升至赤道。现世明天将是个好天气,大约狱都也是如此吧。许久没有任务是复杂而难办的,至少对自己而言这是好事,不过对于那个精力旺盛似乎总是无处发泄的搭档而言也许另当别论。
从近道一路向前,直线距离总是最短的铁则若是能够好好执行可以省力不少。拨开横在半空的树枝,所见是一块半大不小的平地,人为铺就的古老石板作为地面装饰,长方形间隙里长出形状规整的绿草。这般一年一年必须重新出现在世上的命运,包括永无休止的生长与死去,都算是枯荣轮回的过错。
那尽头是块简单的墓碑。
这是个不容易被打扰的好地方,或许该夸赞几句这些人竟能找到这里。略歪着头思索片刻行至墓前蹲下,某位先生被埋葬于此,一生就这么被寥寥几行文字简单概括完毕作为生命的结语。在世时间因年代久远早就模糊不清,大概这个灵魂已经又经历不少轮回。略歪着头看向墓碑后的树丛,记不清是谁说过的无用理论,就像能够穿过层层枝槎看见很远的地方一样——所以其实这是骗人的吧。
这么说来,在现世死去的我,墓会是什么样的。
也许这种念头很奇怪。
更早些时候的记忆早已被漫长时间腐蚀成碎片模样,偶尔依稀记起某些毫无意义的片段——与现在的一切无关,甚至可能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就像是以前看过的某本无趣小说里所写的那样。所以忘记了也无所谓,不如说,自己墓碑是什么模样一般没人该知道。

本来也只想要毫无起伏最好庸庸碌碌的一生罢了,记忆中也有类似于此的墓园,稍微使劲想的话能模糊记起那是比现在冷上些,呼吸可以带起白色水汽的时候,粘稠厚重的空气使衣服粘在一起,总之种种一切是本该称心的平静却莫名令人厌烦。
“我这样无趣的一生结束后,大概也能得到块清净的墓地。”
过去似乎一直是这样以为的,谁知道日后变故巨大最终说不定还是死无全尸。在那之后再睁开眼,面对的竟不是用最后一些神志料想中的虚无黑暗或可怖地狱,曾经以为过这是否算作从未努力做些什么的报应,才会死后还必须努力工作——不过,就目前来说也还不错。
将此类片段统统抛至不知名角落,半眯起眼仔细盯着这一小块石碑,毫无来由地试图确认不会忘记此番纪念形式。撑着鹤嘴锄起身,必然的晕眩感被习惯性忽略,垂眸瞥看握着武器的左手长呼出一口气。一会儿必须快点回去,继续面对同僚们吵吵嚷嚷甚至异常勤快的练习景象,这很麻烦。
……不过大概的确还算不错,姑且这么认为。

b.越写越不对可能是因为最近心情好嘲讽不起来…。对不起今天并不帅。一会儿会重新写一篇的…
以及惯例的打广告 同僚们真的不来剧组群吗还差三十几(...个人就可以建区了啊。
感谢居然撑着看完了这东西的你…土下座。

评论(3)
热度(2)

© =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