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山棠
Aqua六音/Uccello楚流天
POT-G10中心/KHR-里风/KNB-紫原敦中心
cp观跟文风一样清奇和多元
关注需谨慎

【存戏】重新捡起田啮皮的复健用自戏…大概1000+吧。

#出任务梗#

天色已晚。
地平线之上残余最后一抹血红色,硬质靴底踏上软绵绵的草地发出惹人心烦的声响,说不定长过小腿的杂草里面还藏了令人反胃的残肢。顺着干燥的冰凉空气中几丝腥甜气息一路向前,难得地孤身一人前来处理亡者——少了那个聒噪的声音罢了,是好事。
陈旧的游乐设施锈迹斑斑,不凑近看大约就无法分辨某片暗红究竟曾是金属还是某位受害者的血液,因此四处都是变得扭曲而诡异的笑脸模样,偶尔有些普通鬼魂的气息快速略过。在这种气氛里微皱起眉,收回视线继续前行,无关紧要的东西就不必细究。
此前仅仅扫过几眼肋角先生递来的相关资料,现在能够轻易回想起的也就只有“危险”和“影”之类字眼。再去努力回想未免太耗费精力,仅仅这些便可知这次任务有多么麻烦——早知道推给平腹就好了,暗自腹诽着却依旧强迫自己绷紧神经留心身边一切。
近了。
寒意顺着脊背向上游走,不满地舔舐着干燥嘴唇握紧鹤嘴锄的长柄,或许若是现世之人大约会将这种粗糙但却不受冰凉侵袭的触感描述为“安心”。余光瞥见越发浓厚的影,略弯下身子在被触碰之前一跃而起,锄上坚硬金属被用力撑向地面,借力踏上近旁栏杆转身静待亡者出现。蹲身半眯着眼看黑影凝成人形,随意摇晃手中武器敲击栏杆发出尖锐声响,在一片寂静里单调而刺耳。
啊、不过是个虚张声势的小孩子嘛。
自顾自地认定有着少年外表的亡者为问题儿童,慢吞吞地活动关节跳回地面,猛地挥动手臂将武器尖端钉入地面,将偷袭的影斩落半块化作血水渗入泥土。始终维持着冷静而神经质笑容的亡者后退半步,轮廓逐渐再度变得模糊不清。屏气猛冲至近前右手扼住人脖颈,细看更觉得还不如平腹发疯般的笑容来得令人毛骨悚然,感叹般地露出烦躁表情收紧手指,左臂拖着沉重的鹤嘴锄抬起,意欲给予最后一击就此结束这次任务回去歇息——
腹部剧痛。
垂眸便可见黑色利刃穿透身体,微一愣神复又对上借此机会逃脱的亡者满目戏谑 。改变攻击方向再次斩断影子,而伤口以可感知的速度自我修复,糟糕的感觉简直如同蝼蚁爬过身体。
拜托了快点结束吧,我真的超累的啊。
将目力所及一切黑影全部化为亡者血液,与自己未完全愈合的伤口中不断滴落的血一同染红深绿色杂草。很显然那家伙生命力在此过程中不断流逝,墨色后退着重新变回本体模样——不过也无路可退了吧。左手用力挥动鹤嘴锄,微弱光源之下锄尖泛着白穿刺人首级。一时间血珠飞溅,就算很小心地闪避也无法摆脱制服的军绿被染作暗红,清洗似乎无法避免地麻烦了起来。
干脆以此为借口休个长假吧。

说好的把戏存过来
唔,有发在名朋。不过名朋的话似乎还差十几个人才能建区的样子虽然群里冷的不行。这边202号田啮,在狱都建区之前戏和日常什么的,活跃于语c区。欢迎来找我玩。

评论(2)
热度(6)

© =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