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山棠
Aqua六音/Uccello楚流天
POT-G10中心/KHR-里风/KNB-紫原敦中心
cp观跟文风一样清奇和多元
关注需谨慎

-韩张-狼人*主教-THE WOLF。 9


作者脑子很有病,如果在这里头看到了中二病那种神经病文风一定是错觉。


来,跟着我大喊!!棠暮智商高!!


新杰红衣主教-韩文清纯种狼人


巫医张佳乐-纯种狼人孙哲平


人类贵族周泽楷-血族江波涛

至于那些出现的奇怪人名单词↓


Epee 孙哲平
Ammo 张佳乐
Stonurn 张新杰
Desoke 韩文清
Aqua 江波涛
几乎全是直译...感谢@ 零组_武神街肆<

但丁先生上线[并不
不要问我这段时间里面发生了什么双花居然莫名的就腻歪起来了(。)
最近又准备倦怠期了。安详。
2014.12.7 早晨1:30分。哎呀我的妈呀困死我了我已经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了不要打死我。

有bug请联系我...![土下座


祝食用愉快。

9。

依旧是安宁和平的一天,至少暂时还是这样的。
张佳乐烤好了早餐的面包,扯下围裙扔到椅子上。他站在木屋门前伸着懒腰,面前的小花园里面满是斑驳的阳光,他一转身便撞上了孙哲平。
“早安吻。”孙哲平说着,张佳乐飞快地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就推着人进屋。
自己做的果酱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切合各自的口味,虽然孙哲平在这半长不短的时间里不止一次地嫌弃过他过甜的口味,但抹好果酱或者黄油的面包依然会全部吃掉。
他们两个可都是爽快的人,一个隐居在森林的教会叛徒和一个狼人哪有什么值得多去想的外界干扰——但是韩文清和张新杰就不同了,就先不提教会的原因了,仅是张新杰个人性格使然,这种会突然改变他一生而且不能保证的关系就不可能在这时候形成。

“我说大孙啊,你这蹭吃蹭喝的,我生活负担加重了好多啊。”
“我是伤员。”
实际上孙哲平的伤早已痊愈了八九分,张佳乐听到这话简直想把杯子扣到他脑袋上,只不过实施之前他又被按回了药剂图鉴的海洋中看他的书。
“……好像有什么声音。”他突然合上书,“大孙你听到了么?不是风吹的,草的声音太杂。”
孙哲平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将张佳乐护在身后:“去拿好你的武器——有人类,还有血族。”
符纸触碰到墙壁的刹那便开始闪着赤色光芒——这是他惯用的隐藏伎俩——各种颜色的药剂从柜子上飞出,如同失重一般,张佳乐在它们中间,手中是花纹精美的弓箭:“我准备好了,来作为组合大干一场吗?”
“你现在的样子真是蠢极了,”孙哲平推开门往外走,“不过我喜欢你这样子。”

尽管还是上午阳光明媚的时候,森林里面依旧只有斑驳的光点作为仅有的光亮。马蹄踩在干枯的或者腐烂的树叶上面发出细碎声响,坐在马背上的人们高昂着头,做着他们认为的正确的事情。
另外一角是脸色苍白的血族们自认优雅地悠闲漫步,长披风拖到地上。他们的暗色与另一角落的纯白反差倒是极大,只不过是同样的自认高贵罢了。
人类那边,走在最前方的人已经可以隐约看见孙哲平和张佳乐的身影了。他还未来得及转过身去先同伴汇报便坠入幻觉空间,手中长剑刺穿侍卫的胸腔,于是鲜血喷溅而出的同时他恢复了意识,也维持着惊恐的表情被曾是同伴的人砍下头颅。
张佳乐微微抬起头,露出一个笑容:“我厉害吧?”孙哲平咂咂嘴不说话,向前跳起变回狼。一瓶颜色诡异的药水碎裂在教会的队伍之前,随即刺眼的白光使人张不开眼,与之一同出现的惨叫伴随着肉体被硬生生撕开的声音狠狠刺激了耳膜。
箭矢划开空气,在最无防备的地方给予致命一击。
他们慌了阵脚准备撤退,在此之前这些骄傲的人们绝无法想到一团的战斗力竟敌不过一人一狼。不是不懂幻术,但无论如何也抵不过那个只存在于传说的最强——这种想法根深蒂固,首先能想到的就只有逃了。
这不能够怪他们,毕竟按照现在这种情形来看的话,好好学习那些法术还不如将时间花在讨好各地区主教来得值得——这种“太平盛世”,哪会让尊贵的大人们上战场呢。

张新杰和韩文清一副平民打扮走在集市上,手工业的兴盛为人们带来更多的财富,当然也有些统治阶级的麻烦事。
他看着民间流传的一些书籍,轻叹口气。
“由一名叫做但丁的人所写的长诗。”
张新杰看向天空,总有这样的一天的。



评论
热度(8)

© =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