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山棠
Aqua六音/Uccello楚流天
POT-G10中心/KHR-里风/KNB-紫原敦中心
cp观跟文风一样清奇和多元
关注需谨慎

-韩张-狼人*主教-THE WOLF。 7

食用说明



作者脑子很有病,如果在这里头看到了中二病那种神经病文风一定是错觉。

来,跟着我大喊!!棠暮智商高!!

新杰红衣主教-韩文清纯种狼人

巫医张佳乐-纯种狼人孙哲平

至于那些出现的奇怪人名单词↓

Epee 孙哲平

Ammo 张佳乐

Stonurn 张新杰

Desoke 韩文清

几乎全是直译...感谢@零组_武神街肆

有bug请联系我...![土下座



然后给暖暖看这一章的时候被他吐槽说“你就当韩文清是一头特别干净的狼好了”。

→_→要是老韩狼化的时候都臭了新杰怎么抱他睡觉[并不





祝食用愉快。

7。

他垂下头微笑。

韩文清被留在了庄园。
张新杰一大早就出门了,看起来平静依旧。
在前一天晚上送到的信件早已变成壁炉里的某一丝灰烬,书房里曾被以为是装饰的兵器架子上缺少了些短小的刀具,笨重的主教服被折叠整齐放进柜子——其实一点也不寻常。

虽说是清晨,但天空呈现出一种诡异的红色来。身穿黑色斗篷的人们骑在各色的马上飞快前进,有个身影渐渐脱离队伍落到最后。
他在深红色的森林前停下,摘下帽子最后看了一眼远处高高的屋顶。镜片下狭长的眼微微垂下,他在胸前划了个十字,然后转回身去策马飞驰。
浓重的血腥味混合着肉类腐烂的味道扑面而来,一不留神便会踩到杂草丛中某人支离破碎的某一部分躯体——这种是狼人们的作品,它们将那些倒霉的人类撕扯开来,啃咬——张新杰走了走神,韩文清以前是否也做过这类事情?
其他狼人们倒是越发的过分起来,毕竟冲进村庄拖住无辜的村民返回巢穴这种事情,无论如何都是不可以坐视不管的。
队伍最前端传来人类的惨叫以及狼的吼叫,张新杰当即从马上越下,下一刻那匹纯白色的骏马被扯成两半。
他依照习惯将背抵在树干上,手指间是造型各异的短刀。
不断的有狼或是人在周围的厮杀中倒下,张新杰倒是不急着出手,不徐不急地躲闪着各方攻击,时不时给狼的腿来几刀。他半眯着眼睛寻找着,狼群中似乎流动着人类的魔法气息——它们并不是被控制着用来进行这场突如其来的袭击,而是掩饰在这之中的某个人的谋杀意图。而目标——张新杰向周围扫视一圈,在场的除去无名小卒,就只有一名没多少交集的骑士团干部。
他思考着,却突然猛地蹲下,飞快退后用花纹精美的刀捅穿将长剑挥向自己的特派护卫的喉咙。这时候可顾不上盘问这个奄奄一息的人,张新杰趁着混乱跃到树上躲藏起来。
最终下面的战场上活下来的只有一个人。不待张新杰看清楚那无名小卒的样貌,他就疾驰向林外。张新杰脸色沉了沉,大致明白了七八分。
既然自己不可能是主谋……那么,很明确了,要么谋杀,要么污蔑,再有便是引出谁——一个答案呼之欲出。
他甩出的刀悄无声息地划开人的脖子,身体倒地的声音被放大数倍。
与此同时张新杰的手被人拽住,这位英勇的主教倒进令人安心的怀抱。韩文清以拥抱的样子按了按他肩膀,张新杰严肃了半天的脸一下子缓和下来。
“这些……不是狼人,也不是狼。”韩文清走到尸体前,凑近了闻闻味道。
然后他们一转头就开始飞奔,之前所处的位置被箭矢扎成刺猬。
弓手们所处的位置瞬间被看穿,韩文清向张新杰点头示意这里没有别的士兵。他们在真正的狼人手下自然不会有活路,白色的火焰在空中燃烧,他们便没了退路。
大概是那位混乱事件的主谋没有想到,张新杰当年作为一名主要学习治愈系法术的学生竟然同样能够学会攻击性法术,更不会想到,他的身边有着他的狼。

总算一路有惊无险,早就没有精力记起最初踏进森林的目的了。但是张新杰 作为「唯一」的幸存者,依旧不会忘记向教皇报告这件事。
于是不久之后他收到了回信——只不过不是针对这件事情的回复,而是统一的会议通知。
张新杰读完这信件后好像想到了什么,于是脸色变得有些糟,捏住纯白色信纸的手微微颤抖着越收越紧。韩文清对此摸不着头脑,只好按按他肩膀示以支持。
“大概被看见了。”
评论
热度(16)

© =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