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山棠
Aqua六音/Uccello楚流天
POT-G10中心/KHR-里风/KNB-紫原敦中心
cp观跟文风一样清奇和多元
关注需谨慎

-韩张-THE WOLF-江周江番外 secret lover 上

secret lover。

屋子外面天气很好。
还没来得及完全长大的周泽楷半眯着眼睛看向窗外,阳光透过窗在他身上投下斑驳的影子。偶尔有微风夹杂着初春特有的青草味吹进屋子,轻手轻脚地掀起他几丝碎发。
属于少年的清瘦骨架在不合时宜的薄衬衫下隐约可以看到轮廓,修长的手指学着大人样子优雅的端起茶杯。
仆人恭敬地叩响房门,既定的、惹人厌烦的规划几乎一成不变——继承人不是我,这很好——他偶尔会为此感到些许庆幸。
他不明白为什么那些贵族们那么热爱聚会,果然是日子太过清闲的错吗?实际上是因为国家这样的安宁和平他们才能这样的吧。
周泽楷面无表情地换上衣服,半垂着脑袋跟在父母身后。
和自己差不多年纪的孩子为什么能够那么自然地玩到一起呢?他试着伸出手,想要拽住一个奔跑着的孩子的衣袖:“你好……”“唔啊快、快放手啦我要被追上了!”一句抱歉还未来得及说出口,那个孩子早就大呼小叫地跑远了。
周泽楷环视一圈,轻轻叹了口气,趁着没人注意从偏门跑进了花园。他坐在修剪整齐的灌木边上,却突然听见细碎的声响。
“谁?”他站起,握紧拳头。当他看到来人是看起来与他年纪相仿的男孩,不由得松了口气,“你是谁?”
“下午好哦,周泽楷是吗?我叫Aqua。”他笑起来,露出尖尖的牙,“你也可以叫我江波涛。”
“你怎么……”周泽楷重新坐下来,却往旁边挪了挪,示意江波涛坐到边上。
“因为我和你们都不一样啊,这是个秘密哦。”他也毫不客气地坐下,“如果下次还能见到的话就告诉你。”
这天下午他们就这么坐在这院子里,聊了很多很多东西,不过大多数都是江波涛在说,周泽楷听着,偶尔发出一些自己的意见。江波涛的生活和他截然不同,充满了各种新奇好玩的事件——比如魔法师帽子上的小装饰,比如天边的钟塔,比如人类外存在的其他高等种族。
有女佣小跑着过来寻找一下午都不见了的周泽楷,他起身的时候江波涛对他眨眨眼,约好下次再见便跳进草丛不见了。
江波涛……是叔叔说的那种,植物里的的小精灵吗?
好在父母对于周泽楷的沉默寡言只说不做早已习惯,叮嘱几句注意礼仪注意安全就不再多问,但是似乎对他愿意去院子走动显得很开心。

第二次见面是在一场葬礼上。
不知道是哪个亲戚突然死于失血过多,脖子上留下两个牙印。在同一时期人类惊恐地发现他们未知的种族开始活动了,它们以吸食人类血液为生。
大人们对周泽楷千叮万嘱,千万不可以独自进入森林。他们说血族是非常非常残暴而危险的。
耳边充斥着不知真假的哭声,小孩子们几乎都结伴出去了。周泽楷脸上没有半点悲伤的神色,于是被带去后院独自玩耍。
“又见面咯小周。”江波涛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轻轻拍了拍他肩膀,“大人有啰嗦吧?不知道小周觉得血族是什么样的呢,会害怕吗?”
周泽楷不知道为什么他会问这种问题,稍微思考了一段时间回答道:“不知道……不怕。”他好像突然记起什么来,添了一句:“我们,不一样?”
“原来你还记得啊。”江波涛的笑容和上次一样,小小的尖牙在阳光下被看得清楚,“我……”
他扳过周泽楷的身子,将头搁在他肩膀上:“我就是血族。”
“不信。”周泽楷对这句话显得有些意外,“不好笑。”
“那我咬你一口,你会信吗?”温热的吐息使整个身子变得不听使唤,全身上下每个细胞都叫嚣着同意。
“大概。”
然后是轻微的刺痛感从脖颈传出,血液流动到身边这人口中,它的流失带来丝丝缕缕的凉意。
会死吗?像屋里那个人一样。
“抱歉,一不小心有点控制不住……因为小周的血很好喝喔。”江波涛揉了揉头发,满脸歉意。
周泽楷垂着脑袋出神,手指紧紧捏住江波涛的衣角。
“疼。”
“诶,很疼吗?”江波涛神情变得非常糟糕,左思右想许久,凑上前轻轻吻了吻自己咬出的伤口,“一会儿就不会疼啦。”
“……下次,还可以找你玩吗?我不会再咬你的!”
周泽楷点点头:“可以。我不说。”


他们慢慢长大,周泽楷逐渐也被要求着去处理些不擅长的事情,不过好在他的样貌足以使一些交流中的问题被掩盖掉;江波涛学会了翻窗,似乎是根本无需约定的,在午夜用小石块轻轻叩响窗框,周泽楷便会打开房间露台的门让他跳上来。
当初的少年变成现在的青年,两人之间的关系也越来越好,或许还有点变味——都心知肚明。

他们一如往常,在深夜的暖炉边捧着热咖啡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周泽楷可能感到了些许困倦,将头枕在江波涛冰凉的肩膀上。
而身边人明显一僵,周泽楷眨着眼睛不解地看过去,却发现江波涛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移开视线。
“什么?”
“呃……其实也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不,它很重要。”江波涛挣扎了一会儿,下定决心一般将周泽楷按进怀里,“Silence……我喜欢你。”
“……嗯。”他点点头,支起身子在江波涛冰凉的唇上留下一个吻。

然后一切发展顺理成章,由于种族……以及性别,他们目前所能成为的,也就只有秘密情人罢了。他们需要一个理由,一个道破,或者一个契机。
会有的。

评论
热度(2)

© =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