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山棠
Aqua六音/Uccello楚流天
POT-G10中心/KHR-里风/KNB-紫原敦中心
cp观跟文风一样清奇和多元
关注需谨慎

-韩张-狼人*主教-THE WOLF。 5

食用说明

作者脑子很有病,如果在这里头看到了中二病那种神经病文风一定是错觉。
来,跟着我大喊!!棠暮智商高!!
新杰红衣主教-韩文清纯种狼人
巫医张佳乐-纯种狼人孙哲平
至于那些出现的奇怪人名单词↓
Epee 孙哲平
Ammo 张佳乐
Stonurn 张新杰
Desoke 韩文清
几乎全是直译...感谢@零组_武神街肆
有bug请联系我...![土下座

然后给暖暖看这一章的时候被他吐槽说“你就当韩文清是一头特别干净的狼好了”。
→_→要是老韩狼化的时候都臭了新杰怎么抱他睡觉[并不

祝食用愉快。

5。

“I don't think you should worry about all of them. ”

韩文清站在门板后一言不发——张佳乐的小屋隔音效果几乎为负值——所以他们什么都听见了。
孙哲平也十分安静地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先前几天的相处中他或多或少知道了些张佳乐零碎的过去,人类生活在世界上所背负的东西跟他们是完全不一样的。
门外的交谈在张佳乐说完最后一句话之后截然而止,只有不知道谁重重靠上椅背的声音在略显拥挤的客厅里四处碰壁。
“其实只有这两个逞强的人这样认为。”孙哲平闭上眼睛,“我只打算跟着张佳乐疯。”
“我们不一样,他们也不一样。”
“这我当然应该清楚不是么。”
门外是椅子被推开的声音,随即张新杰敲响房门。韩文清松开握紧的拳,对孙哲平说了句保重便准备开门与张新杰一道回庄园去。
其实无需多言,相似的心性本就带有这份默契。

堆积了半天的公事文件堆了半桌子,张新杰洗了澡换好衣服便皱着眉毛把自己塞进房间完成这些推迟许久的工作。
之前回来之后就已经吩咐仆人将韩文清的房间收拾整齐,大概他已经睡了。张新杰想着,莫名的放心了些,眼镜被认真折叠起来放在桌上。
不过面前这些几乎是堆成山的文件完全让人开心不起来。
这一切都是那个该死的同僚这回找的麻烦的错——也许从某种意义上也是错误的地图干的好事——不然他今天的计划怎么可能被打乱呢,在本来的规划中间,晚上是想要清点一下物品……当然,现在这已经泡汤了。

十点五十。
张新杰终于将右手边的全部文件批阅完毕整齐的放到左边,他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到底还是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尽管新拟订的计划上每一项都已被完成,然后划掉,也没有什么与平时睡前不同的地方,但是不得不说,张新杰几乎从来没有过的失眠,十分真实而又意外地发生了。
远处传来新一天的第二声钟响,但是天空的底色依旧是纯正的靛青,微微发着恬静亮光的星辰在天上几乎一动不动。
黑暗中失去作用的视觉功能由变得更加灵敏的听觉弥补,张新杰躺在床上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各种细小的声音争先恐后的冲进耳朵,那架势就像随时可能在耳膜上跳舞。
门外似乎有微不可闻的声响。
他或许在黑暗中思考了几秒钟,又或许只是反应凑巧迟了些。一团小小的蓝色火焰被点燃在空中,张新杰翻身下床,床头柜上的白色煤油灯被飞去的火焰点燃。
脚踩在冰凉的地板上毫无声响,张新杰提着灯缓慢地走到门前,按下门把的动作极轻。
咔。

“谁?!……哦张新杰,你还没睡?”韩文清揉揉眼睛从门边站起身来。
张新杰反倒是被他吓了一跳:“我没睡着,不过你怎么在这里?……走廊里比较冷,你先进来。”张新杰带着韩文清走进屋子,拿了条暖融融的毯子给他盖着。
“因为昨天下午发生了那种事情,我担心晚上会不会发生什么,所以出来看着。”
“他晚上可是很忙的,哪有闲工夫来骚扰我?”张新杰赤脚站在地毯上,手中的煤油灯被安全的放在架子上。
然后两个人都一言不发。
“新杰。”韩文清唤了声,然后变回了狼的样子。它仰起头看着张新杰,露出自己的脖颈来,似乎本该是凶悍的狼族轮廓也变得异常模糊。
它全身上下唯一的弱点就这么暴露在一个人类面前,如果那个人类是一个力量型猎人,那么恐怕早就身首异处了,谢天谢地张新杰不是猎人。
张新杰走过去,在它面前蹲下,将头埋到韩文清颈侧。短短的狼毛扎得脸颊有点刺痛感,有温暖的气流从锋利的狼牙边争先恐后地涌出来。
“我将保护你不受侵害,就如同对待同族一般付出全部。”

身边有个值得信赖的人就能够安下心来。
灯火被熄灭之后屋子里面却没有完全被黑暗吞噬,大概是因为屋外的天空已经露出些许太阳的光辉吧,在这种微弱光芒之下,狼那灰白的皮毛也似乎泛起浅浅的光晕。
张新杰就在它的怀抱里睡着。
嘘,很晚啦。
那么,晚安。

评论
热度(9)

© =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