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山棠
Aqua六音/Uccello楚流天
POT-G10中心/KHR-里风/KNB-紫原敦中心
cp观跟文风一样清奇和多元
关注需谨慎

-韩张-狼人*主教-THE WOLF。 3

食用说明

作者脑子很有病,如果在这里头看到了中二病那种神经病文风一定是错觉。

来,跟着我大喊!!棠暮智商高!!

新杰红衣主教-韩文清纯种狼人

巫医张佳乐-纯种狼人孙哲平

至于那些出现的奇怪人名单词↓

Epee 孙哲平
Ammo 张佳乐
Stonurn 张新杰

Desoke 韩文清

几乎全是直译...感谢@零组_武神街肆 

有bug请联系我...![土下座

祝食用愉快。 


3。

 当为贫寒的人和孤儿伸冤。当为困苦和贫乏的人施行公义。——《旧·诗》

“今天下午准备去镇上,不过可以一起去。”张新杰从一堆文件中抬头看韩文清,即使不在写字也没有多余的动作。他思考了一会儿,补充道:“或者你可以去ammo那边看望你的同伴。”
“不,我跟你去。万一——我是说万一,至少还有我可以帮忙。”像你这种近战基本只能拿刀捅的怎么应对那些虎视眈眈的人。
张新杰当然明白他没有说出口的后半句话,微微点头便换了话题:“午餐你还是吃肉?不过我认为你也该吃点蔬菜。”
然后他有点满意的看见韩文清严肃的脸出现了裂缝。

午餐时间。
餐桌对面的人不紧不慢地划开鱼肉,纤细的手指抵在纯银的刀叉上,每一分力都用得恰到好处。洁白的鱼肉被送进嘴里,这一切动作几乎毫无声响——仿佛是与生俱来的优雅。
而自己面前——蔬菜与肉几乎是3:1的差距。
韩文清显得有点为难,他抬头看向一脸无辜的对方。
“张佳乐说狼人可以吃、也喜欢吃这种菜的啊。而且营养要均衡——别浪费,挑食不好。”
边上的厨师你别以为我没看到你在憋笑。
新杰我相信你没有介意我说你近战无能。

马车在一栋有些老旧的房子前停下,张新杰走到门前,礼貌的扣响大门。前来开门的老妇人对于他的到来显得很开心,虽然第一眼看到脸色铁青的韩文清时稍微受了点惊吓。
“孩子们很想你喔,上礼拜你刚离开没多久他们就开始问我你什么时候再来呢。”每走一步脚下的木板就会发出吱吱呀呀的声响,老妇人跟张新杰小声聊着天。孩子们的吵闹声由远及近,不过张新杰敲门的时候一下子变得有些紧张,明显是手忙脚乱的收拾着东西。
“喔喔喔喔stonurn你来啦!”
“今天有新故事吗?”
“超级想念stonurn的!今天可以多留一会儿吗!”
“老师有教我们编花环哟!”
刚推开门孩子们就一拥而上,韩文清瞬间被挤到远处。张新杰一个一个应着,带着他们走进屋子。
张新杰在窗边席地而坐,孩子们也学着他的样子坐得笔直。
“上次说到哪里了?”张新杰话音没落,已经有好多只手高高举起,各种声音七嘴八舌地回答着。
“任何的种族都有存在的理由,他们的生活方式或许我们人类无法认同,于是人类就会将他们归结为自己的敌人。我希望大家能够记住,关于一个种族的好坏不能够全部信赖众人的说辞,有时候只有真正相处了才能够分辨。”他说着,有意无意地看了眼韩文清,“不过相处是在保证自己安全的前提之下的,上次我教给过大家。……Tom,把我给你的十字架收起来,如果你不想看到我的同伴被你杀掉的话。
“当人类心安理得地享用牛排时,也许并没有想过牛的感受吧。所以请意识到,我们并不是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物种。
“好了,这个就讲到这里,再讲下去也许会感到无聊或者厌烦了吧。你们刚刚说的花环,可以教给我编织的方法吗?”
有孩子立刻爬起来,从柜子里拉出大大的箱子,邀功似的打开。然后他们看见因为离开根部以及泥土过久而枯萎了的花,有些女孩子看起来失望得快要哭了。张新杰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也不安慰什么,只是念起不知名的诗句。笼罩着花朵的光芒十分柔和,它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重新盛开。
孩子们并没有感到太过惊讶,只是开心的挑出几枝来塞进张新杰手里。他们七嘴八舌地解说着,小小的手灵活的绕起花枝。
窗外的阳光在张新杰身侧投下长长的影子,以最为温和的方式打磨着时代锐利的棱角,成千上万的暖黄色粒子绕着他扬起的唇角化开最缓慢最美好的时光。
在孩子们的极力推荐以及夸奖下,他将自己编出的、可能并不算精致的花环套上韩文清的脖子。柔软的花朵似乎能够使他板着的脸也缓和下来。

最终孩子们倒也没有无理取闹,乖乖的站在大门边挥手。张新杰向他们保证下周的糖果,然后跟着韩文清坐上马车。
 “Defend the cause of the weak and father less;maintain the rights of the poor and oppressed.”他说。 


评论
热度(15)

© =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