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山棠
Aqua六音/Uccello楚流天
POT-G10中心/KHR-里风/KNB-紫原敦中心
cp观跟文风一样清奇和多元
关注需谨慎

-韩张-狼人*主教-THE WOLF。 1

食用说明

作者脑子很有病,如果在这里头看到了中二病那种神经病文风一定是错觉。

来,跟着我大喊!!棠暮智商高!!

新杰红衣主教-韩文清纯种狼人

巫医张佳乐-纯种狼人孙哲平

至于那些出现的奇怪人名单词↓

Epee 孙哲平
Ammo 张佳乐
Stonurn 张新杰

Desoke 韩文清

几乎全是直译...感谢@零组_武神街肆 

顺手圈@绝色无邪 以及@边泽 

有bug请联系我...![土下座

祝食用愉快。 



1。

 

九月末的夜晚已经被无限制地拉长成冬天的模样,晚餐后的天空就已经暗得不像话。

拥有着这个国家极其罕见的黑发的青年从抬起头,风从身边打开的窗户吹进屋子,清爽却带着细细缕缕的血腥味——在这段时间里这个味道时不时的就会出现——血族并没有按照人们所期望的那样在长眠中灭绝。他眯起一尘不染的镜片后的狭长双眼,在这片属于神的土地上,怎么容许那些自以为是的血族肆意妄为。或许从他们的獠牙之下保护“高高在上”的王权者,以及弱小的平民正是他们这些圣职者的职责所在。

“把斗篷给我,我想我需要出去巡视一下。”

 

出了自己的小小的庄园之后就没有什么繁荣的景象了,再循着血的气味走下去就是对于人类来说的禁忌之地,比起那群自认为高贵优雅的血族,狼人们的猎食可要血腥得多。

张新杰皱了皱眉,扯紧了有些宽大的斗篷踏进了深不见底的森林。

潮湿的空气使得眼前一片模糊,可见度越来越低,当然,这之中是否有浓重雾气的功劳显而易见。在这种情况下,他闻到最为浓重的血气时,面前已经是两团黑影发出叫声。糟糕。张新杰咬了咬下唇,后退一步将背抵在结实的树干上,右手已经掏出了纯银的匕首随时准备自保。

随着火焰的燃起,他看清楚了面前的两头狼。一头倒在地上,前腿看起来断了,腹部巨大的伤口不断有鲜血涌出;另一头站在它身前发出代表危险的吼叫却不冲上前攻击。张新杰稍微松了口气,想起关于狼人这个种族的一些习性。抬起的手掌被柔和的光芒包围,吟唱结束之后那伤口暂时被止住了血。

“这只是暂时的,勉强能够支撑它多活几个小时。如果愿意相信我,我可以带你们去一个医师那里。”张新杰试探性地上前一步,在眼看着对方变成人型之后才稍微松了口气。

“Desoke,或者韩文清。”他小心地扛起自己的同伴,显然并未完全信任张新杰,“你带路?”

“不远,跟着我走就可以。”张新杰提起小小的煤油灯,判断清楚了方向便毫不犹豫地前进,“stonurn,张新杰。”

 

“稀客啊。”木门被敲响似乎使屋内的人瞬间警戒起来,“哦张新杰啊,好久不见——那是什么?天呐你带着狼人来灭我口么!”

“并不是。”张新杰走进屋子,一点也不拘谨地指示韩文清将他的同伴放上有些简陋的手术台。

张佳乐半眯起眼睛在二人身上扫视一圈,突然对上了那狼的眼睛。他皱了皱眉,转身去忙碌了。

近两小时后情况终于有所好转,韩文清伸出手去拍张新杰的肩膀,对方却毫无反应。他有点着急,刚想开口去叫,张佳乐的声音就传过来:“他只是睡着了,啊都快十一点了也难怪,也有那一下圣治愈术消耗法力太多的缘故啦——你记得好好感谢他。”

 

早晨醒来的时间倒是与平日无异,张新杰下意识地蹭了蹭枕头,然后彻底惊醒。“……抱歉,我并不是故意的。”他顺便将被自己蹭皱的韩文清的裤子顺平。张佳乐忙了大半个晚上,直接倒在椅子上睡觉,他最后是被张新杰那噼里啪啦恨不得炸厨房的动静吵醒的。

“张新杰你快从厨房出来!”

最后他是被韩文清扛出来的,虽然张新杰乖乖的坐在桌子边上看张佳乐开出的账单,但是脸色不太好。

“有正常一点的账单吗——‘你那个顶头上司的脑门’?‘藏在他床后的神药’?我希望你能明白,我不可能去做这事。”

“哦那就只要他脑门。”

“别胡闹张佳乐,那是你单纯的想要杀死他。”

“嘁,开个玩笑而已,不过我真的超讨厌他。”张佳乐耸耸肩,“算了,这次就不收你酬劳了。不过下一次的‘活动’……”

“那个你不说我也会做的,但我认为你有能力再让一头狼混过去不是么。”张新杰眯起眼睛打量这一屋子的奇怪药物。

“双重保险而已……我看见了,这一次可能会有意外。”他低下头轻笑着,转动一枚失去了光泽的戒指,“不过我这里可养不起两头狼。”

从对话一开始就被晾在一边的韩文清终于被提起:“我愿意跟他回去。”

“那好……你打算向谁效忠——我,还是Stonurn ?”Ammo抬起头,清秀的脸上丝毫不见在意。

“还不是时候。”张新杰面无表情地起身,从架子上取下斗篷给韩文清罩上,“那先告辞。”


评论
热度(21)

© =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