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山棠
Aqua六音/Uccello楚流天
POT-G10中心/KHR-里风/KNB-紫原敦中心
cp观跟文风一样清奇和多元
关注需谨慎

【月寿】CITY。

*月寿两千字。
*无意义流水账注意。
*对名字又是我随手瞎写的。


Summary:关于人生计划上的小勾勾。


如果连休息日都规规矩矩套着运动服走进街头球场,那就就实在太没有生活情趣了,毛利一直如此坚信,所以他只两手空空地懒散站着,仰面望着高个子前辈,满脸“别告诉我你带了两个球拍”的期待神色,抢在对方开口前擅自决定行程。

“作为平时不告发我的回报,月さん,我带你去个秘密基地!”

越知几乎是从不拒绝毛利的,于是有了现在。毛利不时对着手指轻快引路,偶尔稍微侧些身子确认同行者并没有跟丢,踏进商城便重新换了一副特工般的做派,骤然停步等白发的前辈跟上,然后拉着他的手一脸严肃地让他自然且安静——虽然越知一直都很安静——地装出正常顾客的样子。越知并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但依旧点了头。

商场刚翻新完不久,在顶层开辟出极大的一块书店空间来,感谢网络的推动,它一直都是副人满为患的样子。越知不动声色地被上行梯前叫号入场的阵仗惊吓,捏了捏毛利的手,而被捏的那个回过头来,将食指竖在唇前故作神秘,带他绕开人群、从饮品店前满面镇定地走过、转过转角。毛利放开了越知的手,飞快地跑去拉开一扇印着广告假装墙壁的安全门,自己钻进去,然后伸一只手出来对越知挥挥。

越知跟在他后面,乘那里面藏的直升梯直接进到应该至少要排队两个小时才能抵达的书店顶层。他看看毛利,再看看自己,觉得毛利比他更不像是会耗费一整个休息日下午看书陶冶情操的人,他试着将眼神变得更疑惑一点,在想起来自己的刘海遮着眼睛前,毛利倒一如既往地、奇迹般地接收了信号。他还是一副不打算解释的样子,自然而然重新牵着月光的手穿过一排一排的书架,最后凭借运动员的身手和势力再进一扇安全门。

门在越知身后关上,那一声轻响过后毛利终于将那副十分严肃过头又十分做贼心虚的表情收起来,他长长呼出一口气,回头惆怅地看着通向未知区域的楼梯。越知知道他又开始纠结了,在犯懒与想要去到某个地方之间。于是他十分熟练地到毛利面前,半俯下身去亲吻面颊。

好吧。

越知看着毛利立刻变得轻快的上行步子,还是搞不懂究竟为什么他喜欢直接说自己想要得到亲吻,但又觉得的确,寿三郎的各种表情都极其可爱。

的确是不短的距离,但是体力耗费与比赛还是无法相提并论的。越知终于看见太阳的光亮时毛利已经窜出去了,他跟着弯腰从小门走出去,瞬间被风将刘海吹得乱七八糟。

毛利喊他,说别发呆呀月さん,我们还没到呢。

他顺着声音找过去,被吓了一跳。毛利已经爬上个摇摇晃晃的铁梯了,除了扶手就毫无保护措施,尽头似乎是栏杆与不知是和作用的方正铁箱,似乎那之间有狭窄缝隙可以通过。他觉得风一吹那锈迹斑斑的梯子就要断掉,于是视线抬高、又觉得这样的角度盯着他——的某个部位似乎不太好,他将目光移开又移回去,而对方已经很熟练地到了顶,抬一条腿先跨过,再整个人翻进去,转回身向越知招手。

越知犹豫着要不要告诉他这违规又危险,毛利在风中同样被吹得乱七八糟,扯着嗓子告诉他不要恐高阿月さん你自己就有大半层楼那么高了、有些事可能一辈子只会做一次阿——之类的。

他知道自己几乎是从不拒绝毛利的,屈指可数的那几次无非是床上的玩笑话,或者一起翘训的邀请。越知踏上第一级,然后第二级,随即走过一半,他偏首去看,终于知道他们究竟到达了多高的地方,他停顿几秒,好像终于知道为什么毛利如此热爱这个地方。

他加快脚步,这一次轮到他向毛利所在的高处前进了。

越知花那不合时宜的几秒剩余去回忆。他想起初见之时惊鸿一瞥,球场上红发金衣的国三少年唇边骄傲又肆意的弧度,球拍直指对场显露彻底的王者锋芒;他想起集训营中的再遇,被冠以天才名号的后辈迅速脱颖而出。还有他们相熟的契机,他难得极富正义感地想要上前为那个见过很多次的后辈解围,跟着拐进昏暗小巷才终于得知那家伙精通关节技一类、再有,洗牌战前夕训练室的一个吻。

毛利并不知道他在想这些。他伸手去拉他,越知就借力向上,小心翼翼地一步一步旋过转角,再跨过横斜而出的水管,视野重新变回那副阔然开朗的样子。一小片空地和低矮围栏,再向前,就是整个城市。

现代的城市天空总是灰蒙的,但在雨后第一天光芒万丈。他稍微倾身去看,各色的车安静地划过深灰道路,没有轰鸣,可以接收到的只有风与毛利的呼吸。

没了刘海遮挡的视野倏地亮起,他略略瞪大双目,侧首时正对上毛利带笑的眼睛,那之中有繁复而漂亮的天地,也有他,有他始终未因为爱意而缱绻起来的眼瞳。他自己也不能理解这其中的缘由,但毛利从未在意过这种事情,他不在意很多事情,包括自己那副冷淡样子和寡言少语的习惯,包括种种可以被营销号拉出去示众、收到过犹不及的恶毒评价的日常行为。

越知觉得这是很奇妙的事,但它真真切切地发生了,因为现在呆立着被毛利勾着脖颈亲吻的是他,而非任何别人。

毛利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真的很开心的样子,他说,终于有一次可以对视着亲吻的机会啦。越知对他的脑回路又有些跟不上,只伸手去帮他稍微打理一下乱成一团的卷毛。

“有没有感觉自己的人生计划中,某一项被画上了小勾勾呀?”

毛利问他,他知道这意思是指俯视城市的事,但他点头,暗自在那所谓的计划表关于亲吻内容上,在重重叠叠的勾里再加一笔。

他没有告诉毛利,他的人生计划里有很多很多寿三郎的名字。


*一篇纯粹是记录我自己经历的流水账。当然,事实是要去掉带cp向的部分。国庆的时候跟关系很好的一个体育生大兄弟约麦当劳新品,他说要爬天台玩儿,本来以为没啥的,按习惯就fullset穿lo去了,结果风中凌乱,还在梯子上蹭一身灰_(:з」∠)_...但是在天台看城市真的很漂亮,他说“有些事不做的话这辈子都做不到了”,问我“有没有感觉人生计划中某一项画上了小勾勾”,最后把我抱下的梯子(。感觉自己的男友力受到挑战,并决心以后跟他出去玩都背心大裤衩死都不穿裙了。拍的图等等单独开个动态上传。
*是的我才是月光视角...这玩意儿本来应该是一篇甜饼的,但是我发现我也不知道大兄弟他在想啥,所以还是这样吧。
*所以说我今天脑子不太好使,写着让自己开心开心的,有空我再改。

评论(4)
热度(11)

© =棠= | Powered by LOFTER